CFP供圖
  據新華社電 患兒手術後出現併發症,威剛記憶卡主治醫生“看孩子可憐”送給患兒家屬2000元慰問金。患兒家屬因此懷疑醫生之前的診斷有誤,要求醫院承擔責任。深圳市兒童醫院相關負責人21日回覆記者:患兒的手術風險在之前的手術同意書當中已經告知家長,醫院是否有責任應當由第三方鑒定機構來判斷。
  院方強調:主治醫生給患兒microSD慰問金之前,醫患並沒有關於手術的糾紛及爭議,慰問金是主治醫生個人的一種祝福。
  做心隨身碟臟手術出現併發症
  林女士的女兒小欣出生於2013年7月8日,同年10月23日,小欣在深圳市兒童醫院確診患有動脈導管未閉、二尖瓣返流等先天性SD記憶卡心臟病。
  據深圳市兒童醫院相關負責人介紹,當時醫生告知患兒家屬,可以選擇開胸手術或經mSATA導管介入術,患兒家屬選擇了後者。記者看到,當時的手術同意書顯示:先天性心臟病有傳統的開胸心臟直視手術和經導管介入術,兩種方法均有利弊,均有可能出現嚴重併發症。其中提到介入術術中、術後堵塞材料脫落堵塞重要臟器、血管等風險。
  不幸的是,手術同意書當中提示的風險真的發生在了患兒小欣身上:小欣2013年11月4日在深圳市兒童醫院進行了介入封堵動脈導管未閉手術,術後複查發現了併發症:封堵器降到了主動脈。之後小欣轉院至廣東省人民醫院進行封堵器取出術,把主動脈里的封堵器取了出來。隨後,患兒小欣又在廣東省人民醫院進行了兩次手術,重新治療動脈導管未閉。而要解決二尖瓣返流等問題,還需要進一步手術。
  醫生送紅包廠家又退錢
  患兒家屬林女士說,小欣在廣東省人民醫院住院期間,深圳市兒童醫院主治醫生孟祥春前來醫院看望小欣,並送來2000元慰問金。孟祥春說,事實上,當時她和林女士之間沒有發生任何醫患糾紛。他“看孩子開刀受苦可憐”,所以在去廣州開會時,順道去醫院看望患兒。“第一次術後雙方醫患關係正常”的說法也得到了林女士證實。
  記者看到,孟祥春送給孩子的慰問金裝在紅色“利是”封里,寫著“祝孩子順利”,並署名孟祥春。
  今年1月13日,林女士帶小欣去深圳兒童醫院複查時,孟祥春又交給她12500元錢,同時還有一份收據,收據顯示:患者於2013年11月4日,在深圳市兒童醫院進行介入封堵動脈導管未閉手術,術後複查發現封堵器降到主動脈,於省醫取出封堵器。現收到廠家退回的12500元。
  據深圳市兒童醫院相關負責人介紹,該醫院所使用的封堵器均由廣東省藥品網上採購平臺統一招標採購,院方、醫生與廠家之間沒有直接利益關係。主治醫生孟祥春在一次會議中偶遇廠方代表,說起患兒小欣出現併發症的問題,廠方代表主動表示要退還給家屬器材費用12500元。
  深圳市兒童醫院相關負責人說,主治醫生孟祥春一向樂於助人,平時醫院的捐款、幫扶困難群體等活動,孟祥春都是積极參与。而且,該醫院醫生給患者送慰問金並非孟祥春這一例,並非只有手術出現併發症時才需要“慰問”。很多醫生見到患者家中困難,都忍不住慷慨解囊,有些患者恢復得很好,因家中困難,也收到了主治醫生的慰問金。記者在深圳市兒童醫院以往的相關報道中,看到了該醫院醫生幫扶患者的事例。
  覺得有可疑醫院討說法
  但是,林女士認為,醫生給患者送“紅包”的事情比較罕見,難免讓人心生懷疑,她認為深圳市兒童醫院此前的診斷有問題,連累孩子受苦,因此近日前往深圳市兒童醫院討說法,要求醫院承擔孩子此前以及將來的治療費用。
  孟祥春認為,他對患兒病情的判斷不存在失誤,“很多病在病情初期並不明朗,相信臨床上醫生大多和我是一樣的判斷。而且做介入術是家屬的選擇,我們也告知了風險。”
  深圳市兒童醫院相關負責人認為,主治醫生孟祥春在給患兒家屬慰問金之前,雙方並沒有關於手術的糾紛及爭議,慰問金是主治醫生個人的一種祝福。醫院希望家長能夠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糾紛,醫院是否有責任應當由第三方鑒定機構來判斷。醫院出於對患者的同情,願意承擔相關鑒定費用。“對我院應該承擔的責任,我院絕不推脫。”  (原標題:醫生送紅包給患者 被疑診斷有誤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b90zbouit 的頭像
zb90zbouit

吉他

zb90zbou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